关闭按钮
关闭按钮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文学心语

叶辛:思南,六十六岁的心愿

2015年01月07日10:04 来源:中国作家网 作者:叶辛 点击:

思南路是上海一条幽静的马路,两旁栽满枝繁叶茂的法国梧桐,梧桐树掩映之下,一幢一幢法式小别墅坐落其间。著名的周公馆也离此不远。在我小时候,这条马路上不通汽车,即便是在喧嚣炎热的夏天,这儿也是静悄悄、静悄悄的。马路两侧的一条条弄堂里,也有一股儿典雅幽深的气氛。

只因离家近,我和一帮男孩,时常去思南路上玩,踢足球、滚铁圈、做“官兵捉强盗”的游戏,稍年长一些,还在这条静寂安宁的马路上学会了骑自行车。故而,对这条既和法国音乐家马思南有点儿关系,又和贵州的思南县有点儿关系的马路,有着一份特殊的感情。

后来,命运让我到贵州山乡去插队落户,我就总想着有朝一日,要到思南县去走一走、看一看。

可是,在贵州生活了足足二十一年,回上海之后几乎每年总有机会到贵州去一次,却始终没有机会到思南县去。有几次,已经到了离思南很近的铜仁,嘴里说着要去思南、要去思南,阴差阳错的,总是没有去成。一次一次失去机会,留下一次一次遗憾。到思南去的心愿也便一次比一次更加强烈起来。有时候,还在沉思默想中扪心自问:思南这地方,咋个就这么难以去成呢?

久而久之,到思南去,就成了我的一个强烈的心愿。尤其是每次走过离我的工作单位、离我的家都不远的上海思南路时,这一心愿就会情不自禁浮上来。

越是去不成思南,越是想去,对思南的一切亦便分外敏感。贵州人对我说,思南是一座乌江驮来的城市,历史悠久着呢!你该去看一看。在贵阳工作时遇着思南籍的文人,大睁着眼睛忿忿然对我道:啥子啥子?你说你走过了贵州的大半个省,连思南都没去过?你有没有听说过,先有思南郡,后有贵州省?快去,一定不虚此行。插队落户当知青时,看见农民汉子三人一组坐在桌上玩牌,八十张一副的牌面上,文字稀奇古怪,似鸟似虫似鱼似蝌蚪,一边玩牌一边拨算盘,我见之奇特,细细打听这是什么牌?农民告诉我,这是思南一绝——僰(念薄),只有思南人会制作这种牌。在《山花》杂志当主编那几年中,有一回在贵阳过年,一个思南籍的文人给我送来几块圆形的年糕,乍一看和普通年糕没啥差别,可是切开下锅煮时,竟然发现每一片切面上都是花花草草、鸟兽虫鱼的图案,片片相同,令人称奇。思南文人不无自得地介绍,这是家乡绝妙的美食,叫花甜粑。所有这些月季、牡丹、蝴蝶、幽兰和写有福禄寿喜的彩字,都是用乡间的植物熬成汁画上去的,尽管放心大胆地吃。煮来一尝,嗨,果然色香味俱佳,香糯微甜,十分爽口。思南文人还给我讲了一个民间传说,说时至今日,思南人过年,家家户户都要吃花甜粑。

连在思南工作过退休回来的上海人也对我说,一定要去思南看看,那是名副其实的黔中首郡,乌江明珠。现在全县已有七十万人哪!

可我总是和种种机会失之交臂,没有去成思南。一拖就拖到了2014年。年初的时候,我心里说,贵州省八十八个区县市,我走过了六十五个,不算少了。今年我将步入六十六岁,逮着机会,无论如何要去思南走一趟,六十六岁走进贵州的第六十六个县,也算作一辈子当文人的小小奢望,了却我的心愿。年轻的时候我就给自己定下规矩,走遍贵州的山山水水,走进贵州的每一个县,路过不能算,必须在县里面住过一晚的才算。多多少少了解一点这个多民族山地省份角角落落的风情。

结果呢,省里电视台拍摄“天下贵州人”的节目,没去成思南;全国书博会在贵阳举行,连带着组织一个“作家看贵州”的采风团,仍没去成思南。眼看着进入了秋天,一年过去了大半,我的心凉了,看来完成六十六岁走进贵州第六十六个县份的心愿又得落空了,我的失望之情显而易见。

谁知,金秋十月,我六十六岁的生日刚过,思南县向我发出了邀请,我的喜悦可以想象,于是起了个大早,飞贵阳,出得机场就直驱思南,三个半小时进入县城,吃过晚饭夜游乌江。站在船头,瞅着古朴俊秀的思南山城让灯笼照得美景醉人,犹如一幅悬挂于乌江边上层次分明的壁画,我不由写下一首《思南夜曲》

  满城山色伴乌江,

  波光璀璨水不凉。

  黔中首郡添彩颜,

  思南夜间处处亮。

诗写得不怎么样,却是我真心真情的感受。

走进思南,才知这建县已有一千八百多年的古城,在江河文明的古代,创造过她的辉煌,在青山绿水的孕育之中,多彩多姿的各族文化包容相生,韵味悠长。

走进思南,我才由衷地感觉到,思南这一本厚实而又耐得咀嚼的书,我只是刚刚翻开了她的第一页。

不过我还是欢喜,还是兴奋,因为在我走进六十六岁的人生时,终于来到了贵州省我走进的第六十六个县。

我把这视为2014年中的一件美丽的事。

上海作家协会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09802号-1
电子邮件:shanghaizuojia@126.com 联系电话:021-54047175
7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