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按钮
关闭按钮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文学心语

殷健灵:现实题材魔法棒敲开世界大门

2015年12月08日11:39 来源:《天津日报》 作者:研究室 点击:

《甜心小米》是入围2013年和2014年国际林格伦纪念奖的中国作家殷健灵的首部幼童成长小说。描绘了小米从出生到小学二年级的成长过程,散发着平淡而朴实的生活气息。自2011年出版后获奖无数,在具有中国童书风向标之称的当当网已热销近100万册。

《甜心小米》的热销,已经成为中国儿童文学界的一个重要现象,一直引发热议。11月13日,一场有关《甜心小米》的研讨会在北京举行,诗人作家金波,北大教授作家曹文轩,国际儿童读物联盟执委、国际儿童读物联盟中国分会副主席、中少总社国际合作总经理张明舟,知名评论家学者解玺璋等,从各个维度深度探讨了这部儿童文学作品对当下孩子、父母和家庭的意义。《每日新报》记者采访了作者殷健灵,走近这个得到各界高度赞誉的作品的创作者。

新报:这么一部幼童文学素材来自哪里?

殷健灵:这是我第一次调动自己幼年时期的生活素材,那一段朴素、纯真,充满着好奇和探究的时光安静地沉睡着,在不经意中涂写了我生命和性格的底色。在我的成长中,妈妈是最重要的人,在潜移默化中影响着我对人生和世界的看法以及行事处世的风格。当然,所有这些都只是毛糙的素材而已,它们必须经过艺术加工和再创造才能来到作品中。我像一个考古专家一样,挖掘、鉴别、组合、分解、挑拣、修饰、加工、再创造,终于遴选出六十来个故事,写成了《甜心小米》系列前三册。

新报:为什么选用现在这种偏写实的风格来写《甜心小米》?据说这套书销量已经近100万册,你有想到过这套书会如此受欢迎吗? 

殷健灵:其实我在2010年的时候只是写前三本书,我曾经想过一个创作的状况,当时所有幼童文学全部是搞笑的、幽默的。幽默是高级的境界,但是很多作品只是停留在搞笑的层面。非常遗憾的是,我构思了大半年,我想写30多年前的生活,写30多年前的生活会不会吸引现在的孩子?我只是觉得融入我的思考,我的情感,也可以加入成长以后融入对教育和成长的思考,直到想到这么一个点上,才有了真正的创作冲动。我淘洗了生活的金沙,前面三本是提炼出来的故事,但是只有三本,出版以后反响非常好。我没有想到,30多前上世纪80年代初这样的背景生活为什么吸引那么多小孩子的喜爱,我觉得出乎意料。

新报:看之前采访说你不想出续集,后来为什么自己破了这个“誓言”呢?

殷健灵:2012年,因为偶然的机会去到贵州大山里面,那个地方没有网络,没有电视机,步行山路要两个多小时才能到达小村庄,我不是为了写作去的,我只是去看望一个读者蚊子,她在那里做支教,那种生活对我是一种洗礼,那里的生活如此艰难,那里的孩子如此接近孩童的天性,孩童的自然。当我接触了这些东西之后,就在那里结束的时候,我觉得后三本可以写了。我在小说构思中设计了一些转折,很自然来到贵州大山里面体验,后面三本反响很多。很多读者看了这个书,希望找到原型,很多人给那个学校自发送礼物,送书给那个学校。    

对创作者来说,所谓的灵感一定是基于生活的积累,基于平时的思考,在生活积累之上,我没有停止过思索,如果说前面三本是回到童年的本原,后面三本则是让读者明白所谓的幸福是什么,人生还有另外一种表达。这是我的一种感觉。

新报:能和我们分享下贵州山区的真实生活吗?

殷健灵:少女时的蚊子,曾经是我的读者。她在书店里“窃读”完我的长篇小说《纸人》,深爱之,并记住了我这个作者的名字。十多年后,我和蚊子通过网络相识。我注意到她的博客,意外地发现如今的她是一个坚守在贵州穷困山区小学校的特岗教师,她写下了真实的生活记录。我惊讶着,感动着,也试图用自己的绵薄之力为蚊子和那些孩子做些什么。

我们的联系陆续着持续了一年。寄书、写信,在博客上留言。直到今年春天,我动念去那里看望蚊子和孩子们。但凡写作者,对人,对故事,总有抵挡不住的好奇心。我最初的动因,除了给孩子送去关爱,也希望体验另一种生活。哪怕那种生活并不美好。

蚊子起初一定是有些犹豫的。她大概担忧着,我这个远方的客人吃不了她正经历着的苦。

这些苦是什么呢?首先是交通不便,黔西县距贵阳两个半小时车程,而她所在的小学校,需从黔西县城坐两小时车一路颠簸到(路况很不好)中坪镇,然后再步行两个小时山路,方能抵达。还有生活的不便。那里没有自来水,农家的水都是从山上引流,蚊子平时的生活用水需从山下的校长家提来,更奢谈洗澡如厕;因为大旱,当地买不到吃的,蚊子每周回家都要背上一背篓的菜蔬进山,辛苦可以想象。更可怕的是寂寞。那学校里,除了校长(是当地教师,家在学校附近),就是蚊子。一个单身年轻女教师,还可能遭遇娶不到媳妇的光混汉的深夜骚扰……没有电视机,没有网络,没有任何闲暇娱乐……

无法详述我与蚊子共处的时光,只恨太短。在这段或许并不美好的时光里,我收获了太多美好。它们是蚊子与孩子们给我的,震撼、感动、彻悟、洗礼,这都是一些用俗了的字眼,但我又不得不用在这里。

新报:这段经历对你意味着什么?

殷健灵:这段经历于我而言超越了“体验”的意义。不仅让我远离身边的生活,也让我重逢了久违的清澈纯真、朴素真挚,感受到什么才是真正的身心舒畅。更重要的,那段生活使我重新思考:人生路上是不是应该有另一种形式的出发和抵达?回来后,心绪难平,我需要用文字和读者分享这些经历和思考,方才意识到,这段经历将成为《甜心小米》续集的上佳素材,因为我确信,这将是我捧出一颗心的写作。

新报:马上寒假了,给我们新报的读者推荐一些书吧。

殷健灵:《活了一百万次的猫》、《爷爷变成了幽灵》、《斯凯瑞金色童书》、《神奇校车》、《奥菲利亚的影子剧院》、《地图(人文版)》、《唐诗三百首》(不是童书,但每个中国孩子都要读)、《诗流双汇集》等。

上海作家协会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09802号-1
电子邮件:shanghaizuojia@126.com 联系电话:021-54047175
1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