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按钮
关闭按钮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文学信息

诗歌的飨宴,沁润着桂花的香氛……2018上海国际诗歌节回答“我为什么写诗”

2018年10月23日20:11 来源:郭影 作者:新民晚报 点击:

  空气中沁润着深秋桂花的芬芳,空气中流动着诗人的深情与哲思,空气中满溢着诗歌爱好者的热情与神往…… 

  10月20日下午,第三届上海国际诗歌节暨《上海文学》第三届上海国际诗歌节特刊首发式在上海市作协大厅举行。同时举办了“我为什么写诗”中外诗人交流会。诗歌节受邀嘉宾、来自国内国际的十六位著名诗人参加了首发式和分享会。他们的分享真诚迷人,底蕴悠长,令人回味。 


  上海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上海国际诗歌节组委会主任王伟;上海市作家协会秘书长马文运;上海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上海文学》杂志社社长、上海国际诗歌节艺术委员会主席赵丽宏;小说家、《上海文学》执行主编金宇澄;上海诗词学会会长褚水敖;华东师范大学教授、翻译家袁筱一等主办单位负责人和嘉宾出席了首发式和分享会。

上海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上海国际诗歌节组委会主任王伟


  上海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上海文学》杂志社社长、上海国际诗歌节艺术委员会主席赵丽宏首先致辞。他追溯了作协美丽花园的故事,也回顾了他自己的诗歌故事。 

上海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上海文学》杂志社社长、上海国际诗歌节艺术委员会主席赵丽宏


  赵丽宏充满诗意地说:如果把文字比作花朵的话,那么诗歌就是花的香气,今天你们闻到了桂花的香气,闻到了诗歌的气味。我们这个大厅曾经接待过来自世界各地的无数位诗人,它作为我们作家协会的所在地已经有66年了,我出生的那一年就是这所房子成为上海市作家协会的那一年,1952年。1953年这里迎来第一位有世界影响的诗人,聂鲁达。聂鲁达当年也站在这个地方,读诗歌。今天来自世界各国的诗人和来自全国各地著名的诗人,使我们这个小小的厅堂又生出新的光辉。今天有一个主题,邀请每一位诗人上台来讲讲“我为什么写诗”,一定会听到不一样的,有着各种个性的对这个文体的解答。世界不断地在变化,我们经历了欢乐、悲哀、灾难,但是诗歌从来没有离开过我们。 


  战争可以摧毁一切,但它也有可能是一个诗人的起点。丹麦文学院院士,诗人亨里克·诺德布兰德分享道:经常有人问我为什么写诗,我一直都是疑惑的,一般会回答“因为我没事可做,所以我才写诗”。我的写诗经历跟我的人生经历息息相关。我出生前两个小时所在城市遭到轰炸,我在丹麦不同地区长大,我很紧张。上学时受到同学嘲笑,让我感觉受欺凌。后来克服了那种心理开始写诗了,21年之前我出了诗集而且获得了极大成功,就开始从事写诗。 

丹麦文学院院士,诗人亨里克·诺德布兰德(右)、翻译李丹


  中国诗人翟永明可谓对诗歌一见钟情,以理工科背景从事写诗创作,多年来还主办了一系列跨领域活动。谈到为什么写诗,她说:我选择写诗确实是因为热爱诗歌。当我第一次读到诗歌的时候就爱上了诗。中国有一个词叫“眼缘”,可能阅读诗歌对我来说就是特别有眼缘。我也喜欢小说、戏剧,包括别的艺术形式,但是只有读到诗歌让我特别热爱。从事诗歌写作我也经历了一些困难,通过写诗遇到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 

诗人翟永明


  巴黎大学名誉教授、请菲利普·汤司林曾因诗歌作品被法国文化部授予“文学与艺术骑士”称号。他首先以“为什么要呼吸”之问来回答“为什么要写诗”。他说:地球人都会回答,我呼吸是因为我活着。这不仅仅是一个比喻,因为诗歌就是呼吸,它让我们了解自己的语言,了解自己的国家和文明。同时,诗歌能够让我们了解自己,重新认识自己。借助诗歌,我们能够表达我们最主要的那个部分,让我们知道在历史当中和别人的关系。 

法国诗人菲利普·汤司林


  菲利普·汤司林说:我们在历史中总会经历一些非常困难的时刻,人类制造了很多成绩,也制造了很多灾难;自然有很多馈赠,但是同时森林也在消失。在人类建造了这么多钢筋水泥大楼后面,有一株草在墙的裂缝里面生长,这就像诗歌,就是我们法国人所说的“疯狂的草”。这株“疯狂的草”可能最能表达人类意识的存在感。当然通过诗歌,每个人都在呼吸。  


  中国著名诗人、诗学批评家欧阳江河回忆:我最早写诗是因为我喜欢写书法,那时我们使用的语言和所读诗歌的语言有点像完全不同的两种语言。不仅是语言的词汇、诗意的差别,更大的差别是在于所体现出的人生态度。我选择诗歌作为我的写作方式的一个很重要的理由是,我认为语言不仅仅是对人的存在方式的表达,语言就是一种存在。

诗人欧阳江河


  欧阳江河说:对我来讲,诗歌唤起的是一些古老的生命;某种意义上讲诗歌是比哲学还要更有意思的一种写作。维特根斯坦说过,对于那些不能说的那些事情你就得沉默,有些事情是很难说的,对不能说的就不说,这是哲学里面的一个论断。诗歌正好是对这个难以言说的、不可说的东西的言说。所以我的生命写作最重要的挑战就是对难以言说、不可言说的东西通过诗歌来言说。

  

  法国诗人让-皮埃尔·西蒙安分享道:对于我来讲重要的是为什么在世界各地,在所有时代都会有人把他们的生命献给诗歌。为什么诗歌如此重要?这是对所有人都存在的问题。我相信诗歌是保存了我们的人性的,因为它保存了自由的语言。 

法国诗人让-皮埃尔·西蒙安


  中国诗人杨克拿着在手机上写的交流词与大家分享:我小时候父亲讲了许多张冠李戴的民间诗歌故事,引起我对诗歌的兴趣,但母亲反对。后来因为热爱还是写诗了,觉得生命充满了快乐。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写作揭示人生存的真相,以个人经验告诉人类在这个星球上的命运,呈现大地的变迁和人们心灵的震撼。在这个时代,我的诗歌之味必须包括东方与西方、高傲与卑微、爱情与人性、生态与环境、自然与心灵、自我与他者、灾难与困境、修辞与形式、语言和文明……我不写纯诗,我写关于世界的诗歌,也可能是世界的幻象。 

诗人杨克


  法籍华人女诗人张如凌的追溯充满节奏感:我为什么写诗?可能我的骨子里就应该是一个诗人,因为我今天走进这个非常有诗意的花园和非常有诗意的宫殿,我的心跳就加快了,我就有一种激情想写诗。

法籍华裔诗人张如凌


  张如凌回忆:我的童年非常得孤独,很害怕,但是我又有很多的梦想,所以我就开始写诗,把自己的诗大声地朗读起来,我就觉得不孤独、不害怕了。 后来我去美国求学,我又开始写诗,也是因为孤独,思念故乡,所以我不得不用诗歌的语言来表达我内心的感情。学业结束开始工作,非常忙碌,没有时间写诗。后来跟建筑接触多了,建筑、艺术、文化和语言、文字,还有东方西方的文化碰撞,使我又产生了新一轮写作诗歌的激情。我现在还是业余时间继续写诗,我希望我的下半生还会继续写诗,把灵魂留下来。 


  曾经获得鲁迅文学奖等多项文学奖项的陈先发回忆时最先提到他的第一首诗是不自信、茫然若失的情状下写的,但是他随后的分享给人“非常坚定和自信”的感觉。他说:对我来说诗是一种持续地行动,它迫使我们在日常生活的表象之下,看到一个更隐蔽和更内在的自我。日常生活不完美,迫使我们不断地向语言中的那个我“呼救”“求和”,在这个过程中我认为我得到了世界上最大的乐趣——语言创作。米开朗基罗说过一句话,什么是大卫?大卫就是把石头中不是大卫的那部分去掉,剩下的就是大卫。对我来说,不存在剩下的部分,我们需要面对的是现代生活的一切,只有这样诗歌才能更加忠诚于我们的生活。 

诗人陈先发


  阿根廷诗人、小说家格拉谢拉·阿劳斯说:很久以前我就开始写诗,我的身体和血液里都流淌着诗歌。在战争其间一个饥饿的孩子是不可能有幻想的,也许我写诗是为了摆脱战争带来的残酷和痛的深渊,也许诗歌是介于大地和地狱之间的意境,那里有歌唱的小鸟。我写诗就是为了这个。 


  中国诗人、诗歌批评家臧棣说:我为什么要写诗?为什么不写诗?为什么要读诗?为什么不读诗?这个问题在我的身体里面、意识里面,第一个反应是为什么不写?我觉得写诗跟我小时候所受到的特殊经历、焦虑的环境以及生长的氛围有密切关系。我对诗歌的热爱可能是发自本能。我上小学的时候就开始读诗,写诗,但是周围人眼光都像在说,诗歌是一样很神圣的事情,不是普通人能干的事情,特别不是这么小年龄的人干的事情,可能这种不信任的眼光反而激发了我的斗志。小时候,看到母亲灯下读诗,和她白天的工作状态完全不一样,觉得特别安静美好。我觉得写诗可以获得一种对生命的觉悟,诗歌能够激发、调动、激活生命个体里的潜力,让人去捕捉它,亲近它,最终跟它融为一体成为生命的斗志。

诗人、诗歌批评家臧棣


  比利时诗人杰曼·卓根布鲁特说:写诗不需要钱,写诗还可以赚钱。西班牙诗人曾经说过,写诗并不是写你真正过的日子,而是在你写你能够发现自我的部分。这也是我写诗的目的,我在写诗过程中想找到一个新的自我。我喜欢在非常安静的环境下写作,可以思考,所以我写的诗都是有关哲理方面的,我试图能够在东方哲学和西方哲学之间架一个桥梁。

  

  中国诗人陈东东探讨了诗歌中的语言问题。他说,仔细想想,可能只有诗歌是让我觉得值得做的事情或者是必须要做的事情。  


  匈牙利诗人、作家伊什特万·凯梅尼说,写作是我的工作;写作是一种艺术。有人问你为什么要去爬山,答案是因为山就在那里所以我才要爬山,我写诗因为生活就是这样。


  新加坡诗人许福吉认为,写诗就是一个揭开密码的一个很重要的人生的修行过程,诗歌是一个终生解码的工作。我觉得写诗真的是在阑珊处,你很熟悉,你一直在寻找的人,但是它又很远。诗歌的语言跟诗歌的气场,好像磁场,它会影响很多很多人,也会化成另外一种比哲学更高层次的力量。


  上海诗人缪克构写诗也写小说,同时还有媒体人身份——文汇报社副总编辑。他说,从写作的历程来看,我是个晚辈。但是我跟诗歌如胶似漆的甜蜜关系并不比前辈诗人少,这就是诗歌的魅力,也是我写作的原由之一。

诗人缪克构


  缪克构追溯写诗缘起说:关于为什么写诗,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迷惑过我,但是这些年我不断回到故乡,想得越来越明白了。我出生在东海之滨的一个小渔村,我的祖父在海边晒盐的。我的父亲是渔民,他总是在茫茫大海里面撒下渔网,有时一无所获,有时会获得一些鱼虾。所以我写诗跟祖父从大海里面获取盐,跟父亲从大海里获得鱼其实是一样的。同样在诗的大海里面获得诗意,让自己得到精神上的享受,让自己能够在这个世界存活。  


  上海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上海国际诗歌节组委会主任王伟在总结发言中充满感情地说:诗歌那么美好,那么有意义,能够表达你的情感,你为什么不写诗呢?我觉得至少根据大家刚刚所表达的,可以用四句话来表达诗歌的美好:诗歌是超越世俗生活的追求;诗歌是人类情感最美好、最优雅的表达;诗歌是我们的思想最好的承载体;诗歌也是一种最好的世界语言。这是我刚刚聆听大家的发言所想到的,今天有很多人是前来聆听诗人发言的,我想我们共同来回答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不写诗。让我们共同把诗歌作为我们的精神滋养,作为我们精神的表达,作为我们对诗意生活的追求! 


  很多上海诗人和上海部分诗社团体代表或表达对诗歌的深厚情感,或向嘉宾诗人提出问题,双方互动热烈,原定两个小时的分享活动令人人意犹未尽。


上海作家协会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09802号-1
电子邮件:shanghaizuojia@126.com 联系电话:021-54047175
2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