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按钮
关闭按钮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文学信息

知识悬疑的东方展现与汉语小说的美学空间

2019年04月24日16:29 来源:未知 作者:上海作家网 点击:

从左至右为庞贝、陈子善

4月2日下午,现代文学史料权威研究者、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博士生导师陈子善,与《无尽藏》的作者庞贝做客思南文学之家。两位分别从阅读和创作的角度和大家分享如何解读《无尽藏》这样一部集智性、知性、诗性和史性的精致之作。

 

文学作品即语言的艺术

不同于很多读者之前看的一些小说,在表述方面,《无尽藏》的语言非常吸引人,文白相济,足以证明文言和白话不是对立和互相排斥的。以前曾有观点认为白话是革命的,文言是腐朽的,但现在这种观点已被证明是难以成立。陈子善先生认为:“把中国古典文言表述当中积极的,至今有生命力的部分尽可能地跟白话融合在一起,这是一种探索,或者也是一种创新。”

“在《无尽藏》里面,庞贝试图把文言当中有生命力的那部分,跟白话有机地结合起来,这是很不容易的。”陈子善把庞贝在语言上所下的功夫,理解为“向‘五四’传统回归”。如何消化文言文,通过这样的消化使文本达到一种新的超越,确实是许多作家需要思考并实践的事情。

庞贝也表示,他希望通过一个好故事,让大家能更多地领略到一种语言的古典美。他说:“我们过去有很优雅的语言,比如周作人这种。我希望尽可能地去用具有古典意蕴的文字与现代小说接近、接轨,让读者通过历史题材来分享汉语中比较有美感的东西,哪怕只是一个片段。”

庞贝

宿命与传国玉玺

秦始皇用和氏璧制造了象征权力的玉玺。在古代封建王朝的观念里,传国玉玺是神圣且至高无上的,同时也代表了政权合法性,因此传国玉玺自然而然就成为整篇小说里一个相当重要的存在。

为什么会写有关南唐的历史?面对陈子善的好奇,庞贝借用陈寅恪先生“华夏文明造极于赵宋”阐述了自己的观点。他想通过《无尽藏》来表达一种历史预言,这种东西通过文本来体现历史小说思想的存在。于是,“宿命”出现了。庞贝认为这是一个很深刻的东方文化主题。“在某些西方故事中,基督教文化是最为重要的一个符号。古典东方文化与之对应的,应该是一种有力度的文学表现形象,是与西方“圣杯”有着同等分量的东西,那就是东方的传国玉玺,是权力,是大印。”庞贝想用这样一个东西来承载他想表达的宿命主题。

同时,庞贝还发现了古代预言式的东西。 “《韩熙载夜宴图》是一种很有力度、很深刻的表达。南唐作为宋代前身,其文献和文物都是从南京运到开封汴京的。无论从文献角度、文物角度,还是从文化角度,这个故事最适合发生在南唐。”庞贝通过资料研究发现,《韩熙载夜宴图》与南唐有关,南京也曾是古都,这冥冥之中的巧合均指向南京。于是研究南京成为这部小说的重头戏。

陈子善

 

戏说与正说

庞贝先生谈到了历史小说的呈现方式:“当今的历史小说,包括网络小说的历史阐述大体有两种方法。一种为正说,另一种是戏说。比如说二月河的作品《康熙大帝》,赵曙光的《大秦帝国之崛起》都属于正说。这种正说,其实是指他们本身做了许多史料研究的前提下,甚至例如《大秦帝国》的作者本身就是历史学教授的条件下,去创作小说。但是当作者以小说的形式展现历史时,依然很难通过历史学家这一关。”

正是由于这种原因,加之如果作者过度关注历史,又会忽略文本美,造成两难局面。庞贝力图在历史的正说与戏说之间营造出一种审美情趣,于是《无尽藏》出现了。

现场读者

从文体来分析,《无尽藏》的表层是历史小说,但其实质依然是文学文本。有评论说《无尽藏》继承了博尔赫斯和埃科的伟大传统。庞贝自己也认为应该像埃科写《玫瑰之名》那样,要写出雅致的学院派博学之作:故事精彩,悬疑巧妙,知识丰富,语言高级。

 

《无尽藏》是一部知识悬疑小说,通过《韩熙载夜宴图》,展开李后主统治下宫廷内外争斗的故事。许多文学名家为《无尽藏》赋予了积极评价。尽管庞贝认为那是同行的抬举,但他同时也承认,这部作品的确是自己的累心之作。

 活动临近尾声,现场的热心读者与嘉宾对作品又进行了进一步深入的探讨。读者们对这本穿越时空、布满悬疑、并且充满了中国古典意象与西方现代技巧的实验性文字作品,报以了极大的热情与关注。

嘉宾为读者签名 

思南读书会NO.170

现场:李伟长

撰稿:岑 玥

摄影:隋 文

   杜湘涛

编辑:黄诗雨

二稿审校:郭子涵、钱芝安

上海作家协会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09802号-1
电子邮件:shanghaizuojia@126.com 联系电话:021-54047175
2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