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按钮
关闭按钮

【孙甘露】简洁有力的叙述方式

2016年12月09日09:31 来源:上海作家网 作者:上海作家网 点击:


我读了路内《慈悲》这本小说,觉得非常震惊。当我读了40多页的时候心都抽紧了,很少有这样的阅读体验,我觉得路内是一个了不起的作家。他叙事方法,雷达老师讲了一个,实际上,在阅读当中也有疑惑,作品的叙述风格非常干脆,非常有力,就像刀切一样的那种感觉,但有时觉得好像是不是再展开一点,这是非常矛盾的感受,我在想,如果是那样的话,可能就不是这种感觉了。另外一点,虽然写作的是非常简洁,但每一个部分确实也都非常扎实,尤其是人物的对话,他有一个共性,比如:金宇澄小说的语言风格,他有地方性的问题。路内的小说《慈悲》好像是没经过提炼,接近书面语,但仔细看,有些话的表述还是有地方方言,是有南方构词法的特征在里面。这些都是枝节,最重要是他写的内容,刚才雷达老师讲的,现实主义的强有力的直面现实,以及写的这段非常复杂,令人百感交集的中国社会现实和历史。


我一开始拿到《慈悲》这本书的时候,我有点困惑,我说为什么起这个名字,但是读了以后觉得,大概只有这两个字可以来包含这个事情。另外,由这个概念让我想到另外一个概念,这个概念叫辜负,中国人愿意用的,小说里的人物虽然都是在社会底层,讲的都是一些很日常话,但我觉得小说里人物所有的转折、选择,实际上都是在为他周围的其他人在做考虑,他觉得他做的这个事情不要辜负其他人,虽然他的方式看上去是很日常的。感情是很丰富的,阅读以后的直觉告诉我,他表现的方式我觉得一些一流的作者毫不逊色,而且那些方式都是大家的方式,小说的开头第一句话,第一段,那个场景刚才雷达老师讲了,也是非常出色,一开始讲化工厂,是非常日常的描述,甚至有一点通俗的描述,直到他讲原料、味道、头脑发展,到了夏天腐蚀的气味由东南风直吹到江面上,结尾的时候也在写江风,有一个非常小的细节,就讲一个小虫子个脸上飞来飞去,就像发梢拂过面容的感觉,刚刚才凯雄也在讲,虽然是一个很冷的故事,温暖确是包含在很深的地方,尤其在这样社会阶层的人,他表达感情的方式是非常内敛的,或者说是不表达,甚至是以相反的方式来表达的,我读这个小说的时候,看叙事,就是我现在所说的这些,并不是要给夸奖路内来加分似的,以前我们说像那个作家,比如说,我就觉得像海明威,像雷马克,以前我们这样说的是时候好像在夸一个作家,现在这样说并不是在夸路内,实际上是一个比较。我记得路内《慈悲》的开头和结束的叙述,尤其是结尾选择,很感人,他开头结尾这种写法,非常简洁有力的,我忽然就想起雷马克那个结尾一样,讲士兵牺牲的时候,叙述者讲,那天他说西部战场几乎没有什么枪声,也没有什么事情,几乎没有发生什么战斗,他说甚至在西部前线指挥部的日志上都这样写着,西前无战事,我觉得这个都是非常有力量的方式,从艺术上讲,又是一个非常富有特色,非常成熟的一个作品,从内容上来讲,我觉得确实把我震撼到了,以前我有一种幻觉,好像路内是一个后辈,现在我觉得路内是一个要我们学习的作家,我就讲这些,谢谢大家。


上海作家协会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09802号-1
电子邮件:shanghaizuojia@126.com 联系电话:021-54047175
18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