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按钮
关闭按钮

【雷达】简化叙述风格,冷峻、严酷、悲悯的现实主义作品

2016年12月09日09:30 来源:上海作家网 作者:上海作家网 点击:


今天还来了很多上海的老朋友,我们见了非常亲切,因为我可能准备的还比较细,在这个语境我突然觉得我可能要失语了,不知道先说什么,后说什么,有点乱,干脆我就我把最深刻的印象,这个作品《慈悲》讲一讲,最主要的评价谈一谈,抛砖引玉吧。读《慈悲》我是受到了震撼,这是一部冷峻、严酷、悲悯的现实主义作品,富有社会批判精神,我没有想到一个70后的作家能把父辈们经历的生活,父辈一代的人物,把当年的工厂和工人阶级生存状态,以及当时的严酷情景,人心氛围,表达得如此深刻感人,入目三分,意味悠长,参看了路内其他两部《少年巴比伦》和《花街往事》,我认为路内确实是70后作家中最好的作家之一,我同意书前印的这句话。


我有几点最突出的感想,这本书中写到了50年,甚至不止50年的时间,他是怎么完成的?我觉得,一是简化了紧凑传神的叙述风格,是最突出的写作特点。这个作品我们能看到语言很精炼,句子很短,没有什么欧化笔,也不刻意强调故事情节,给人一个感觉。


这个化工厂离上海很近,但是给我们的感觉和上海没太大关系,它是一个完整的自己的存在,这是作者一个叙述方式,这里边的世界人员变化不大,是一个圆形的结构,开始是水生,最后是水生放在自己的怀里,这些人物还是人物,第三个他有点题重,不让其他的人进来,比如说社会说的各种人物,还有社会上各种斗争背景,还有一个时期一个时期的不同的时代背景的交代,非常棒,因为我们知道现在有很多人写一个大跨度的长篇小说,经常被时代背景所累,甚至于包括我们很多大的作家都摆不脱它,都必须讲那个时代,什么什么情景,这个交代把人累跨了,而《慈悲》中不是不交代背景,他用一两句转过去,你会觉得他的时间过程,时间和我们理解的那个物理时间是不一样的,他自己有自己的时间点,计算方法。所以你感觉50年很快,就过去了,这些人就这样度过了自己的一生,作者就是这个特别突出的写作手法,我认为是非常大的贡献,我觉得这是我特别第一点想讲的,维持这根简化的东西,你不能光是一些短句子,你要很好的提炼情节,你要很好的提炼细节,刚开始一个野胡萝卜,救了一家人的命,然后大家分开了,这个野胡萝卜就非常好。我还有很多印象,比如说水生去看根生的父亲,临走的时候,摸了摸口袋,半斤全国粮票,说了一句话叫“意思意思”,我觉得这个小细节太棒了,突出了保卫科那个晚上,打根生那个晚上,很残酷,有些过渡非常自然,你比如说写的玉生,比如写到送到码头,非常好的,后来玉生病得越来越重,这一年春雷响起的时候,玉生的一生活也就过完了,这种叙事,所以这是我特别想推出的一个简化的风格,这种简化的风格在我们这并不是很多,处理了一个大跨度、大时间的东西,但是处理的比较居中,他其中也有很多方式。


第二处理大跨度的时段,他是以个人命运史的方式贯穿的,他没有兼顾时代变迁,讲不清楚的时代变迁,他是以个人命运贯穿的,其中这些人物选择都有特点,水生是应该说是一个比较平庸的人,平平安安的一生,也是个非常好的人,贯穿的好。根生是另一个极端,个性很极端,最后上吊死了,比如写师父,师父经常讲一句话是枪你得立起来,但是师父老下跪,你老叫别人树起来,可是你自己老下跪,树起来和下跪之间,我觉得是一个非常值得咱们探讨的问题,就是他不得不下跪,主要是在补助,他有几个重要事情,不得不下跪,非常惨痛。几个人物的出现,我觉得恶人里面像苏小东反而没写得太好,苏小东比较复杂,所以这些人物命运贯穿了整个作品,很值得安慰,确实是以一挡十,以小见大,不详细说了吧,这是第二个特点了。


第三点我想讲一下悲悯意识,悲悯意识不是单独哪一句话,也不是最后他弟弟最后告别的时候,一个苦感,不是,我觉得悲悯还是渗透全篇的,一方面塑造师父的悲惨,实际上我觉得背后有一双眼睛,有一个态度,对这些更深的痛苦都表现了一种慈悲的态度吧,一个悲悯的意识,这个在作品里面是一个慢慢去体会的。这一个问题。一个根本问题还想讲一个问题,看的过程中间,我愿意说个老实话,确实和感觉到有点读余化《活着》的感觉确实是有的,我不愿意隐瞒我自己的感觉,但是我觉得路内和余华不太一样,但是这个文体接近,余华还是很大贡献的,南中国的一些作家,南方作家确实是,比如陕西的几个作家我非常熟悉,他们不是这么叙述,包括贾平凹写的很简约,但是是另外一种简约,他还是不一样的,而且南方出现的这种叙述风格值得我们研究。但是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有没有一个只有骨头没有血肉,只有枝干缺乏茂密的树叶,这样一个叙述问题,还有一个他有一个非常精干的故事,但是他缺乏水分,我有这种感觉,这又是一个矛盾的要求,就是一方面我在赞赏他简化的叙述风格,另一方面好像我隐隐约约希望他的水分多一点,他的血肉再多一点,都是戛然而止,不是在每一个地方戛然而止,有一些重大情节不是一下子过去,这是我觉得作品里面不太满意的地方,或者说作者本身就是一个内在矛盾的人。当然我也直率的说,这个小说开头很好,在讨荒,一个老野胡萝卜,可是最后结尾比较常见,这是一个稍微平一点的,作为作品客观来讲,所以总体来说,这是一部值得我们文坛非常重视的作品,也是近几年来出现一部优秀的长篇小说,就是这种评价,我就讲这么多,谢谢。


上海作家协会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09802号-1
电子邮件:shanghaizuojia@126.com 联系电话:021-54047175
18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