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按钮
关闭按钮

【潘凯雄】青年作家的家国情怀

2016年12月09日09:27 来源:上海作家网 作者:上海作家网 点击:

首先感谢各位作家、评论家的光临,对人民文学出版社,对中国出版集团工作的支持,特别是上海的朋友,不远千里来了一个庞大的阵容,不仅是大,而且是很优秀的阵容,敬泽主席刚刚说的不是花絮,是纪实性的,我也看到一个名单,也是前所未见的,原来有一个正式代表,有一个候补代表,都排好队了,所以说足见上海文学界的朋友,对这个活动的一个支持和重视,作协10楼会议室研讨会蛮多的,在我的印象当中,我参加的不是很多,但是在我参加的印象当中,今后两地的文学重镇联合这么一个庞大的阵容,联合这一部作品进行研讨的不是绝无仅有,至少是不多,至少是不多见的,所以对大家的光临表示感谢。

《慈悲》这个作品应该说我是看的还算比较早,当时文学社的编辑非常开心地告诉我,他们已经去年年底的时候,把路内的新长篇给签掉了,我就老老实实的去找《收获》杂志上区别看了,因为我今天是第一次见路内,也做了一下其他的功课,自己的印象就是觉得是很特别的作家,在最近这几年当中,《慈悲》连续在《收获》和《人民文学》这两个最重要的文学期刊,把六部长篇,在最近这几年的文坛可能至少是比较罕见的吧,除了追随三部曲以后,后来也有《花街往事》,作为一个70后的青年作家,始终保持着这么旺盛的写作力,同时每部作品都展现出自己的特点,所以我说是很特别的一个作家。你说到70后,就很容易让人想起,其实我们现在很流行的,在批评界里面比较流行的所谓代际批评,我们喜欢讲50后如何如何,60后如何如何,70后如何如何,80后如何如何,现在都已经讲到90后了,我们讲到50后的时候,这代作家是家国情怀,宏大叙事,讲到80后的时候,就是个人经验,个体的思绪,讲到70后的时候,这一代作家是前后不靠,所以特点不鲜明,要急于改变,急于形成自己所谓风格和特点,其实这些我刚刚说出的这些,应该是这几年比较流行的一些说法,也不能说完全没有道理,所谓的代际研究、代际批评作为文学研究当中的一种方法,或者一个视角,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本人始终感觉,这样一种所谓的代际批评,其实淹没了多少个性,省略了多少才华,我们仔细想一想,即便是在50后也好,60后也好,70后也好,80后也好,其实他们本身也各自非常不相同。

大家看这一部《慈悲》,包括张悦然最近发到《收获》上的《茧》,你都很难讲这是绝对的个人的什么经验和个人的情怀,它实际上也在写国家,写民族,无非是写的方法,切入的视角不一样而已,所以我想我们对一个作家,对一个作品的研究,老老实实的还是从这个具体的文本说起,着眼于这个作家具体的文本,这样可能更实际,更实在,对推动整个文学的写作和文学的发展,可能比宏大的叙事更有切实的意义,这是当时看《慈悲》以后的一个大的想法,具体到《慈悲》这个作品本身来说,当时看了以后,因为当时我看《慈悲》的时候,对路内的背景不是特别清楚,因为这几年不直接做业务了,再调过头看一下作家的背景以后确实有点吃惊,这样一部作品应该是我们这一代人好像更熟悉的,这样一个题材一个小小化工厂的50年的兴衰沉浮,我相信路内本人应该是没有这种生活体验的,这是一个很吃惊。第二个很吃惊的是这样一个对我们这一代人比较熟悉的题材,在这样一个作家的处理下,是那样一种处理方式,我也感到很特别,所以当时我对文学社讲,这么一个年轻人写这么个题材,而且居然写的那么冷,这是我第一反应,结果我们那位编辑同志告诉我,冷的背后也有暖,然后我又重新做作业,再翻一翻,的确感到暖和一点了,所谓的冷就是慈悲。所以这样一些特点在处理这样一些其实也是家国大事了,一代人一代东西其实更重要是它不同的处理方式上,而不在于是喜欢什么,所以这也是我一开始讲,简单的代际批评,对具体的作品研究不是不可以,但是一定不要被那些几个大的概念,这样看上去省事,其实这样一种学风最多只能是一种而已吧,这是看他这一部作品的一点想法,包括后来又看到他这部作品出来以后,他自己接受一些访谈,我也知道了,他自己的确是没有这方面生活体验,但是他有一个好老爸,他的老爸基本上就是他的故事库,甚至他的好几本长篇都出现化工厂的这种场景。所以我们也知道了所谓生活不仅是自己的生活,不仅是自己和作品里场景的亲密接触的这样一种生活,方方面面都构成作家的生活,就看这个作家能不能有心,有这种艺术的敏感,有这种表现的能力。

具体的就不多说了,因为应总规定了时间,而且大家各位专家一定还有很好的见解。人民文学出版社作为一个文学类的专业出版社,所以持之以恒的推出优秀作家的优秀作品,是他的禀赋和使命。如果文学作品在这一点上做的不好,人民文学出版社也就失去了它存在的理由,或者说失去了它存在的价值,文学社60多年,至少在主观上一直是这样要求自己,来做这件事情,当然,主观上的想法,把它转换成实践,还有很大的差距,所以人文社和我们在这样一个激烈的出版的市场竞争当中,有时候表现的还可以,有时候的确表现得不尽人如意,所以借此场合,因为在座的都是文学的大家、专家了,也特别希望大家一如既往的支持文学社的工作,关心文学社的工作,这种支持和关心既包括把自己的优秀作品交给文学社来主出版,文学社当然一定要提供好,也包括对文学社工作当中种种不足提供批评,对文学社应该做而没有做好的事情给予建议,大家一起来为我们的文学的发展共同努力,谢谢大家。

上海作家协会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09802号-1
电子邮件:shanghaizuojia@126.com 联系电话:021-54047175
1880